阔别十年纽约爱乐再登北京舞台-千龙网·中国首

点击次数:68   更新时间2018-03-10     【关闭分    享:

3月8日七点三十分,演出的正式提示语还未响起,上座率接近100%的国家大剧院音乐厅中,全场观众早已提前进入状态,安静地等待着这场期待了太久太久的音乐会——在候任音乐总监梵志登的带领下,阔别北京十年的纽约爱乐乐团终于在乐迷们的千呼万唤中再次来到大剧院的舞台。自此,梵志登与纽约爱乐乐团的首次亚洲巡演也正式起航。

上半场,纽约爱乐与日本小提琴家五岛龙首先合作了一曲门德尔松《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毕业于哈佛大学物理学系、精通多国语言又拉得一手好琴的五岛龙是许多人眼中不折不扣的“神童”。7岁时,五岛龙就登上了于日本札幌举办的太平洋音乐节的舞台,此后,他以独奏家的身份与众多顶尖乐团和指挥大师有过合作。昨晚,五岛龙手中的名琴“朱庇特”上弓弦飞舞,柔润的乐音像极了音乐家本人清秀儒雅的外表,气韵悠长的旋律线条与乐团的演奏交相辉映,把整首作品的浪漫抒情展露得淋漓尽致。随着情绪的推进,五岛龙不时地与台下观众交换一个会意的眼神或温暖的笑容。当乐曲行进至最后一个乐章时,小提琴的音符跳跃而灵动,洋溢着青春的活力和欢乐。尾音刚落,音乐厅便淹没在一片“Bravo”的叫好中。难却盛情的五岛龙返场演奏了一曲巴赫《C大调第三奏鸣曲》,才终于在经久不息的掌声中走下舞台。

下半场,乐团在梵志登的指挥下演奏了与自己渊源颇深的马勒《第五交响曲》。马勒曾于1909年至1911年担任纽约爱乐的音乐总监。1911年,乐团曾以“马勒五”的“葬礼进行曲”寄托了对刚刚去世的马勒的追思与怀念。1926年,马勒的好友威廉·门格尔贝格执棒纽约爱乐,完整地演绎了这部伟大的作品。后来,乐团又在音乐总监伯恩斯坦的率领下不断丰富着马勒音乐的内涵。曾受伯恩斯坦赏识的梵志登同样对马勒的作品有着深刻的见解,在演出的现场,他用细腻独到的指挥,带领乐团把悲伤与欢乐、激烈与平静交织杂陈的人生百味诠释得格外动人心魄。一个多小时的乐曲结束时,音乐厅的观众席沸腾了,梵志登与乐手们多次谢幕并加演了《罗恩格林》第三幕前奏曲,音乐会才在观众们热烈的欢呼中圆满结束。

今晚,钢琴家王羽佳将与纽约爱乐携手第二场演出。上半场的勃拉姆斯《第一号钢琴协奏曲》结束后,乐团还将演奏斯特拉文斯基《春之祭》这一梵志登的拿手作品。

□快访

梵志登“新官上任”不轻松

虽然麾下的纽约爱乐久未露面,“梵志登”的名字对北京的观众来说却并不陌生。这位有着八分之一中国血统、平时也爱吃中餐的指挥大师近来频频亮相北京的古典音乐舞台,在去年十月的北京国际音乐节上,梵志登就曾执棒香港管弦乐团演出过瓦格纳的超长歌剧《女武神》和布鲁克纳第八交响曲。

“我发现北京的观众一直都非常热情,而且非常有思想,他们对于作品的阐释方式非常感兴趣,在这里演出就像回家一样。”梵志登在昨天上午接受采访时说。2008年2月,纽约爱乐乐团在时任音乐总监洛林·马泽尔的率领下首次来到国家大剧院,当年的“柴六”之“悲怆”、门德尔松“意大利”之优美犹在耳畔,两场音乐会却成了惊鸿一瞥,纽约爱乐与北京一别就是十年之久。作为纽约爱乐即将走马上任的“新掌门人”,对于“乐团的下次演出会不会再隔十年”这个让乐迷们“揪心”的问题,梵志登回应说:“虽然接下来的安排很难说准确,但下次计划亚洲巡演时,我们会尽可能地安排北京这一站。”

自2008年至今的十年中,马泽尔大师故去,纽约爱乐乐团音乐总监的重任在由艾伦·吉尔伯特接任之后,于2016年1月被正式决定交到梵志登手中。今年9月20日,梵志登将正式上任。除了他们三位,历史上,马勒、托斯卡尼尼、伯恩斯坦、布列兹、祖宾·梅塔、马祖尔等举世闻名的音乐家都曾担任过纽约爱乐的音乐总监。此外,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自新大陆”》、格什温《F大调钢琴协奏曲》、约翰·亚当斯普利策获奖曲目、献给9·11事件遇难者的《关于灵魂的轮回》等伟大音乐作品均是由该团进行世界首演,贝多芬第八、九号交响曲,马勒第一、四、六等作品的美国首演也由该团完成。尽管梵志登有着在数年内就让达拉斯交响乐团、香港管弦乐团面目一新的骄人履历,但要“执掌”这样一个有着悠久历史和深厚传统的乐团,他坦诚地表示自己还是有一定的压力:“我在茱莉亚音乐学院上学的时候,只要口袋里还有闲钱,就会去听纽约爱乐乐团的音乐会。如果回顾纽约爱乐的历史,我们会看到许多伟大的指挥家都曾担任过它的音乐总监,所以说,我的任务是非常艰巨的。能够成为乐团的音乐总监,首先我感到非常自豪,其次,我要保持非常谦虚的态度,付出超过百分之百的努力,才能把这个工作做好。”

在出任纽约爱乐音乐总监的同时,梵志登还将继续担任自2012年开始接手的香港管弦乐团的音乐总监。与纽约爱乐不同,香港管弦乐团的历史只有43年。两支历史和文化背景截然不同的乐团也带给了梵志登完全不一样的指挥体验——年轻的香港管弦乐团如同一张崭新的白纸,可塑性极强,梵志登坚信他们有成为世界名团的潜力;与纽约爱乐的合作则是一个相互探讨、给予的过程。“在经历了这么多伟大指挥家的指点后,纽约爱乐乐团形成了自己的传统和习惯。我和他们一起排练,实际上就是来自我的文化背景的传统和乐团传统碰撞的过程。在我聆听纽约爱乐乐句表达的时候,如果我意识到,这可能是他们一直以来保有的传统,那我就不会改变这方面的表达,也许我给乐团带来的是一些技巧上的变化。很多时候,与纽约爱乐排练比跟他们一起演出更有意思,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互相学到很多东西。”

澳门国际赌城是致力于推广纯手工轻SPA理念,让客户清晰的分别开纯手工轻SPA与传统按摩的区别,逐渐让人们接受并了解SPA,清晰知道SPA不仅是身心放松的一种仪式,更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生活态度,一种对自身生活拥有无懈追求,同时打造美容、造型、订制为一体的服务中心